“掃一掃”
中外醫訊

大起底:青島政協原副主席和他的“供養”者們


發布時間:2019-06-28 13:52:58    來源于:星島環球網

摘要:2029.8045萬元,16家單位、個人。這一組數字是李學海的受賄數額及行賄的人數、企業數量。李學海是青島市政協原副主席,曾任青島市城陽區區長、區委書記,青島市市南區委書記。2018年11月2日,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其受賄案作出一審宣判,判處有期徒刑13年,并處罰金200萬元。

 
2029.8045萬元,16家單位、個人。
 
這一組數字是李學海的受賄數額及行賄的人數、企業數量。李學海是青島市政協原副主席,曾任青島市城陽區區長、區委書記,青島市市南區委書記。2018年11月2日,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濟南中院”)對其受賄案作出一審宣判,判處有期徒刑13年,并處罰金200萬元。
 
濟南中院刑事判決書(2017)魯01刑初44號(以下簡稱“魯刑44號”)內容顯示,1999年至2015年,李學海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青島海都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都集團”)、青島銀盛泰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島銀盛泰”)、青島鑫江置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島鑫江集團”)、青島乾運高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乾運高科股份”)、林先好、李欽坤等16家單位和個人,在土地摘牌、配套費用減免、職務晉升等方面謀取利益,直接或者通過其子李偉東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
 
《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梳理這份長達近5萬字的判決書,多名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勞動模范等涉嫌其中。頗有意味的是,林先好、李欽坤曾任職青島市區級黨委政法委書記。
 
一筆180萬元款項
 
2006年4月,任軍向李學海之子李偉東表示可以提供一部分資金,幫助后者在上海發展。任軍是青島銀盛泰董事長,4月29日,他安排本公司財務部門負責人周云霞將180萬元轉入李學海妻子陳瑞敏名下的證券資金賬戶。
 
該筆款項隨即被相關部門掌握,進而引發李學海受賄案事發,任軍一度“失聯”,配合相關部門協助調查。
 
銀盛泰國際控股有限公司(青島銀盛泰現名)官方網站描述,其1998年創立于山東青島,2018年總部設立于中國香港,以房地產開發為基石,以國際化金融投資、財富管理為戰略升級。
 
公開資料顯示,該公司曾與多家全國性房地產企業合作,其地產位列山東省房地產十強,與海爾、海信一起成為青島本土地產企業三大招牌。任軍與李學海相識已久,曾在政府一起“共事”,任軍“下海”后給予李學海的財物共計折合461.0675萬元。
 
2005年,深圳某大型房企公司準備進入青島市城陽區房地產開發市場,擬尋找當地房地產公司進行合作,任軍請時任青島市城陽區委書記李學海幫忙促成青島銀盛泰與該深圳房企公司的合作。李學海為此積極向后者北方區時任負責人丁姓負責人推薦青島銀盛泰。
 
2006年8月,兩家公司共同出資成立了青島深圳某大型房企銀盛泰房地產有限公司,雙方合作開發青島市城陽區房地產項目。此外,經李學海協調,城陽區政府減免了青島銀盛泰開發的“銀盛泰國際商務港”項目的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等相關費用,共計600余萬元。
 
有賬可查的是,2006年8月、2007年9月,李學海分別收受任軍給予的價值24.3萬元的“百達翡麗”牌手表一塊和價值15.8萬元的“卡地亞”牌手表一塊;2007年1月,李學海收受任軍給予的價值98.2675萬元的盛世景園小區房產一套;從2004年中秋節到2010年春節,李學海收受任軍給予的現金或銀行卡共計140萬元;2013年4月,李學海收受任軍給予的價值2.7萬元的“卡拉威”牌高爾夫球桿一套。
 
任軍在證言中坦言:“如果沒有李學海的大力推薦,憑其公司當時的實力和名氣,深圳某大型房企公司不會選擇其公司。”
 
不僅如此,任軍還一度陪李學海泡溫泉。任軍回憶,2005年中秋節前,他陪同李學海泡溫泉時,送給后者30萬元現金。任軍解釋,銀行對于代辦銀行卡控制嚴格后,用公司其他員工的身份證辦卡不再方便,隨改成了送現金,而送給李學海的錢款來源于青島銀盛泰的小金庫,主要是虛列工程開支套取出來的現金。《等深線》記者注意到,周云霞、時任青島銀盛泰財務經理于希政、時任城陽區區長王魯明等均對此予以描述。 
 
李學海也承認,青島銀盛泰與深圳某大型房企公司的合作,“由此給任軍公司的發展帶來了很大的機遇和空間”。
 
“空手套白狼”
 
不只是青島銀盛泰,李學海升任城陽區區長后,在工作上有一大“愛好”,喜歡視察轄區內的企業。
 
2006年,李學海“視察”海都集團,結識董事長李忠祖。此時李學海仕途又再進一步,成為青島市城陽區委書記。同年下半年,李忠祖請李學海幫忙協調,由海都集團參與城陽區正陽路兩側的商業開發項目。
 
在此期間,李學海接受李忠祖的請托,就海都集團擬開發的“海都國際”項目的航空管理凈空限高問題、建設用地不足問題等進行協調。2008年2月,海都集團順利取得“海都國際”項目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
 
李學海沒有白忙活。2008年2月,李學海與李忠祖商定簽訂一份合作意向協議書,將“海都國際”項目實際需要投入3億余元,修改為投資總額框定2000萬元,前者按照20%的比例出資400萬元,并按照20%的比例享受整個項目的投資收益。
 
多份銀行憑證顯示,在同年5月,李學海安排其子李偉東將400萬元匯入海都集團賬戶。而李忠祖也是“聰明人”。海都集團隨后不僅返還了李偉東的400萬元本金,自2011年3月至2015年9月,分四次另支付給李偉東共計600.3835萬元。
 
《等深線》記者獲得的司法會計檢驗報告顯示,“海都國際”項目實際總投資為328271410.60元,李學海在該項目中投入的400萬元,按照實際投資比例應獲收益1167503.38元,李學海所得款為483.6331萬元。
 
海都集團官方網站介紹,該集團成立于2003年,目前形成了以地產開發、商業運營及金融產業為主導的多元化、多層次、多領域的集團化產業群體,并先后與金科地產、深圳某大型房企公司等建立戰略合作發展關系,擁有“全國2011年度總部經濟50強企業”等榮譽。
 
李忠祖印證,2007年8月份前后,他建議李學海讓李偉東在“海都國際”入股,然后一起分紅。2008年2月,李忠祖與李學海商定,后者占20%的股份,并將起草的合作協議上的“總投資”改為“注冊資金”,2億元修改為2000萬元。
 
“李學海在三方協議上是以‘青島銳思商務有限公司’體現的,投資入股就是幌子。”李忠祖在事發后認為。 
 
他稱,從 2011年春節之后到2015年,海都集團支付給李偉東的600余萬元,是以虛列工程款、支付借款利息等名義。來自濟南市人民檢察院司法會計檢驗報告、青島信通會計師事務所專項審計報告等多份書證也予以證明。
 
“這些錢都讓李偉東拿去做生意了。”李學海在供述中解釋。
 
與李學海關系密切的還有青島變壓器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變集團”),其在征用土地等方面多次得到前者支持。從2002年開始,青變集團董事長周永恒一直想找機會感謝李學海,除送現金外,還贈與李偉東房產。多方證據顯示,青變集團為李偉東名下百福山莊別墅支付首付款、按揭貸款等共計67.705萬元。工商登記資料介紹,青變集團為國有控股企業,青島市城陽區公有資產管理中心控股99.9%。
 
2005年4月,經周永恒提議,周永恒、李學海、由星林出資1000萬元成立了青島恒林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林實業”),計劃在青島市嶗山區中祎街道辦事處北村開發地產項目,其中由星林實際出資350萬元。而李學海200萬元、周永恒450萬元的驗資款,均由青變集團及其下屬公司支付,但在恒林實業成立后即轉回青變集團及其下屬公司共520萬元,李學海的20%股份則由其表妹代持。
 
李學海在供述中承認,2005年4月,他與周永恒等人共同出資成立恒林實業,但其并未出資,也沒有參與公司經營,用于注冊驗資的200萬元是青變集團實際支付,其所占的20%股份由其表妹董成珍代持。恒林實業賬目顯示,上述投資項目一直處于虧損狀態,沒有給三人帶來經濟效益。
 
2008年的一天,周永恒約李學海見面,稱恒林實業在青島市膠南區的一個合作項目掙了錢,先分給后者30萬元予以彌補。濟南中院曾審理認為,恒林實業在2005年4月底成立,周永恒、李學海的650萬元出資最終大部分被抽走,而李學海對此并不知情,其20%股份因此并沒有實際資金相對應,也沒有對該股份實際控制,不宜認定為受賄數額,李學海從中實際獲取的30萬元應認定為受賄數額。
 
16家“官”“商”
 
李學海是山東省青島市人,1956年7月出生,因涉嫌犯受賄罪于2016年9月12日被刑事拘留,9月26日被逮捕。
 
《等深線》記者獨家獲得的“魯刑44號”內容顯示,李學海受賄集中在其擔任青島市城陽區區長、區委書記期間,時間跨度為1999年至2008年,而16家行賄單位、個人中,涉及單家最高金額來自海都集團董事長李忠祖的483.6331萬元,最少的為6萬元。公訴機關指控,李學海為青變集團在征地建設、享受稅收優惠、獲得政府補貼等方面謀取利益,先后4次收受該公司董事長周永恒給予的財物177.705萬元、干股200萬元,共計377.705萬元;為青島中聯盈地置業有限公司在土地出讓、工程建設等方面謀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該公司董事長紀尚榮給予的房產等,共計合138.3478萬元;為青特集團有限公司在企業搬迀、征地建設等方面謀取利益,先后13次收受該公司董事長紀愛師給予的人民幣、銀行卡共計104萬元。
 
記者注意到,在這份名單中,還有乾運高科股份董事長孫琦100萬元;通過周永恒收受城陽區夏莊街道辦事處李家沙溝社區100萬元;青島政建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兵孚100萬元;青島億路發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曹生政12萬美元;青島鑫江集團董事長方和存銀行卡20萬元;青島三利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明亮7.6554萬元;青島喜盈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喜盈門集團”)董事長王慶志6萬元。
 
在給他人辦理工作、職務變動方面,李學海也是“收獲”頗豐。青島磊鑫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胡崇勝10萬元,李學海幫其子安排工作;2003年至2008年,收受青島福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趙秀芳總計10萬元,幫助后者之子職務變動、升遷。
 
《等深線》記者注意到,李學海在培植“自己人”方面不遺余力,曾將林先好從城陽區一街道辦書記提拔進入城陽區委常委之列,將時任市南區人事局局長的李欽坤培養為青島市市南區委常委。兩人在上述兩區委均擔任政法委書記一職,李學海“收費”也均為6萬元。
 
名單中的人大代表、勞動模范
 
《等深線》記者梳理獲悉,在李學海受賄案的行賄名單中,企業家們身上還貼有諸多漂亮的社會標簽,如周永恒曾獲山東省勞動模范等榮譽,任軍獲山東省優秀企業家、青島市勞動模范、中國優秀民營企業創業家等。而李忠祖更是“2012年度全國五一勞動獎章”“2015年度全國勞動模范”等各項榮譽加身,同時還擁有山東省黨代表、青島市委候補委員、青島市人大代表等榮譽。
 
青島鑫江集團董事長方和存也曾榮獲青島市城陽區人大代表、城陽區勞動模范等榮譽,還被中國社會工作委員會、中國產業報協會、全國合作經濟委員會等五家全國性機構聯合授予“全國十大杰出企業家”稱號。而對于與李學海的關系,青島鑫江集團方面曾解釋,李學海在任領導時,給他直接送錢不便,一直覺得欠他情,等到他退居二線后每逢春節給他送點錢表示感謝。
 
2006年上半年,時任青島市城陽區委書記的李學海要求區政府各相關部門對青島鑫江集團開發建設的一酒店項目給予全力支持,區政府并在項目建成后的稅費繳納方面給予優惠。青島鑫江集團注冊資本2.2億元,集地產、商業、物業、珠寶、金融、公共事業六大板塊于一體,是一家以房地產開發、自有資本投資與運營為主的多元化集團公司。其中最受關注的青島鑫江集團是深圳藍海村鎮銀行發起人與股東,而該銀行是由青島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主發起設立的股份制法人金融機構。 
 
山東省履職全國人大代表時間最長的紀玉君,其領銜的喜盈門集團也未“幸免”。紀玉君曾當選為青島市民營企業協會會長,同時是全國勞動模范,曾連續當選為第七、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公開信息描述,喜盈門集團創建于1958年,曾列全國家紡行業三甲,2016年3月申請破產清算。
 
山東省紀委第一紀檢監察室出具的《關于李學海嚴重違紀違法問題查處情況的說明》等書證顯示,2012年3月,李學海升任青島市政協副主席、黨組成員;2016年8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李學海坦陳,周永恒多次跟他說過:“李書記,你在城陽干了十多年了,你個人的政治進步我們也幫不上什么忙,但凡有需要我的,你盡管說話。”

(責任編輯:陳塵)




黑龙江p62中奖查询